主頁> 學生勵志> 媒體聚焦大學生的“內卷”:無效消耗還是競爭動力?

媒體聚焦大學生的“內卷”:無效消耗還是競爭動力?

勵志人生網 2020-11-15 20:04 學生勵志 52次

媒體聚焦大學生的“內卷”:無效消耗還是競爭動力?

2020-11-09 07:09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媒體聚焦大學生的“內卷”:無效消耗還是競爭動力?

中國青年報11月9日消息,最近,“內卷”這個詞火了。

“內卷”的本意,是指人類社會在一個發展階段達到某種確定的形式后,停滯不前或無法轉化為另一種高級模式的現象。然而,最近這個詞在大學生中廣為流傳、屢次出圈,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網絡討論。

隨著高校進入嚴字當頭的時代,大學生“劃水”也能畢業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不少大學生表示,“內卷”的熱度,不僅是大學生的一種自我調侃,也是大學生面對學業以及自我發展的眾多壓力的真實寫照。如何破解“內卷”,也是每一個大學生需要完成的人生課題。

大學里的“內卷”有多少種操作?

說起“內卷”,最早的“出處”是幾張名校學霸的圖片。

大學生們刷爆朋友圈的幾張“內卷”圖片是這樣的:有的人騎在自行車上看書,有的人宿舍床上鋪滿了一摞摞的書,有的人甚至邊騎車邊端著電腦寫論文。這些圖片最早在清華北大的學霸之間流傳。之后,“邊騎車邊看電腦”的“清華卷王”等熱門詞語登上熱搜,相關的表情包也出現在了不少大學生的社交軟件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通過采訪多位大學生和高校教師發現,大學生之間的“內卷”是一個普遍現象。

施科宇是中國人民大學的大四學生,她用一個實例來說明“內卷”。“比如說,任課老師對某篇論文作業的字數要求是5000字左右即可,但是不少人為了獲得更好的成績,都選擇寫到8000到10000字,甚至更多。到最后,幾乎每個人的作業都大大超出了老師的要求,而能夠獲得滿績的學生比例是固定不變的。”

“這也就意味著,就論文作業來說,字數遠超要求和剛好達標的結果是類似的,因為大家普遍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而每個人最終得到的收益卻沒有顯著增加。”施科宇說。

來自北京大學某理科專業的楊凱(化名)表示,“內卷”在學習成績好的學生中非常普遍。

“最早,可能我學了一個小時,我的同學學了一個半小時,后來他比我多考一分。現在,我的同學學了5個半小時,我沒有辦法,學了5個小時,最后他還是比我多考一分。從結果上來看,什么都沒變,但是我們都被卷入了這樣的生活。”楊凱說。

王陽(化名)是北京一所985高校的學生,回想起大一暑假的一次作業,王陽仍舊很感慨:“那是我本科4年除了準備畢業設計之外最忙的一周。”

當時王陽的作業是用所學知識做一份電子日歷。作業評分標準是:學生提交的日歷功能越多,相應地給分也會越高,而且獲得最高分的作品將被評為滿分。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取得更好的成績,同學們盡可能使自己的作品接近最高分。這也就意味著,只要作品還有修繕的余地,他們就會不斷為自己的電子日歷添置新功能。

“所以,大家就這樣一直完善自己的作業,一直做、一直做,幾乎都做到了最后的交作業日期才結束。”王陽說,“而且那時候我們才大一啊!”

最近,復旦大學法學院的陳佳穎也不情愿地“卷”入了一場考試中。

“我一直在猶豫是否要報考全國計算機等級考試,一種聲音告訴我:考試與我所學的專業關系不大,而且是非必要的考試,倘若眼下著手準備,可能會占用較多本該用于攻克專業課的時間;另一種聲音告訴我:如果通過了計算機考試,我就能夠拿到又一項技能證明,這將作為頗具競爭力加分項體現在各種簡歷中,會讓我在求職中比別人更有競爭力。”最后,陳佳穎還是決定報考,備考工作也隨即展開。

展開全文

“內卷”,無效消耗還是競爭動力?

若剖析“內卷”背后的原因,離不開一個詞:競爭。

進入大學后,大家對于“優秀”的定義變得多樣化,大學生們自身學業發展和未來人生規劃的選擇也比中學時期豐富得多。然而,每一條道路總會有更“厲害”的人存在:想做科研,有人發的論文更多更重要;想玩社團,有人的興趣和專業水平更高;想找工作,有人簡歷上積累的證書和經歷更多……

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學生們的“內卷”,也是應對競爭壓力的正常反應。

“隨著競爭的加劇,我們需要不斷提升自身競爭力才能爭取到我們想要的東西,我們也就被‘內卷’驅使著前進,并不斷克服困難。”陳佳穎說,“即便這種前行是被動的,但當我們做到之后,再回頭看,就會發現:那些自己曾經認為的困難,其實也不過如此吧”。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国产多对交换完整视频